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科技新闻 >

环保“黑科技”的商业迷局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1-14 11:38

  “浩浩乎,平沙无垠,夐不见人。”从唐朝的诗人李华到今人,对沙漠的想象,大多脱离不了荒凉二字。然而,2017年11月8日,一条媒体微博《沙漠变绿洲,看“点沙成土”》引来热议:重庆交通大学的易志坚科研团队利用“沙漠土壤化技术”,用不到三个月时间,将内蒙古的一片沙漠变为可以耕种的土壤。
 
  相对于难以看到效益的传统荒漠化治理,“沙变土”吸引了更多眼球。在媒体接力报道之外,这个实验项目正在悄然扩张。南方周末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已有新疆、甘肃和江西南昌等多地政府抛出橄榄枝。项目的触角甚至延伸到了阿拉伯半岛。
 
  经过南方周末记者多方调查,“沙变土”仍存在技术争议,其背后的商业模式亦难解。
 
  向沙漠加“胶水”
 
  在一位重庆交通大学学生看来,老师易志坚平日里随和而严谨,“经常会和我们一起吃饭、交流心得。但他也要求我们的实验数据要进行反复验证”。易志坚是重庆交通大学副校长、力学教授,也是沙漠土壤化项目带头人。
 
  在媒体的报道镜头注视下,易志坚徒手聚拢起两个沙堆,其中一个撒上了一些灰色粉末,并加水搅拌。几分钟后,他在两个沙堆上各刨出一个坑,往坑里灌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普通沙堆上的水,很快下渗得无影无踪;掺杂过灰色粉末的沙堆,水则保存了很久。
 
  易志坚在多个采访中称,他通过8年研究发现,土壤颗粒之间存在“万向结合(ODI)约束”,使土壤湿润时为流变状态、干结时为固体状态,并总是能在两种力学状态之间稳定转换。
 
  与土壤相对,沙粒之间的关系则是离散的,无法像土壤那样“温和地抱住植物根系”,也无法保水保肥。而“沙变土”的原理是:向沙子重新施加这种“万向结合约束”——把沙子拌上神秘的灰色粉末,添水搅和——就能使沙子恢复土壤的功能,“沙漠变良田”也就能从愿景变为现实。
 
  这种灰色粉末,易志坚团队称为“植物提取纤维黏合剂”。有人将沙变土的过程比喻为:向沙漠加“胶水”。
 
  内蒙古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上的乌兰布和生态沙产业示范区(以下简称乌兰布和示范区)是项目的中试地点,4000亩沙漠已经大规模运用这种技术。
 
  2018年1月8日,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一条10公里长的公路向沙漠深处笔直伸去,公路两旁各宽400米的范围内,在阿拉善盟零下十多度的冬天里,农作物已经枯黄,等待着来年开春的复耕。
 
  项目团队已经在2017年11月底之前返回重庆,留守的工作人员只有3人。“现在庄稼都死了,去年10月份那才真叫好看,沙漠里出现了一大片绿洲。”一名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广东有二三十个人过来,开着一辆大巴车。甘肃过来的那个团队也大,来了六七个大巴车。”这些参观者中,既有被实验效果吸引的投资客,也有慕名来考察的地方政府。
 
  实验地的夏日盛景被新闻镜头记录了下来:浩瀚沙漠包围着这片良田,高粱、玉米、葵花、西红柿茂盛生长,甚至出现了青蛙、老鼠等小动物。
 
  乌兰布和生态沙产业示范区产业发展局局长张虎生曾向媒体感叹,在示范区里,“沙变土”区域一眼就能看出,“因为特别的绿,是南方那种郁郁葱葱的绿”。
 
  水才是关键
 
  一片赞扬声后,质疑随之而来。2017年12月8日,《科技日报》发表《“沙漠变良田”,伪科学还是大突破》。文章引述了数名专家的观点,质疑焦点在于水。
 
  乌兰布和沙漠的年蒸发量是年降水量的约十倍。“沙漠治理,水才是必要条件,其他因素都是充分条件。”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屈建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只要有水,沙漠就可以变为绿洲,“沙漠缺的是水,而不是土。”
 
  这亦涉及沙漠治理的可持续问题——自然条件下干旱乏水的沙漠,究竟适不适宜改造为农田,尤其是后期维护的水从何来,会否导致其他的生态影响。
 
  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锦楼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小范围改良是没问题,但如大规模改良为农田,后期需要大量水来种植维护,大量抽取地下水,将会导致更大范围的荒漠化。类似的技术很多年前就有,如在榆林用砒砂岩改良沙漠为土壤种植土豆,抽取地下水灌溉,导致了地下水位下降。所以不是单项技术的问题,而是要从区域生态系统整体协调性来考虑技术使用的问题。”
 
  黄锦楼进一步强调,沙漠治理的首要目标是进行生态恢复,而非开垦成耕地。
 
  易志坚婉拒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表示不想就争议发表任何评论,“一切以科学和事实来说话。”
 
  在被记者提问水的制约时,易志坚回答说:“沙漠土壤化改造一定要用水,因为沙漠存不住水。但不少沙漠本身也有水资源,我们做这件事就是为了让沙漠的生态属性改变,使其有保水保肥能力。如果没有水资源限制,那什么植物都可以种;有限制的情况下,我们要研究优选一批耗水量不大还能生长好的植物。”
 
  据接近易志坚团队人士强调,外界的质疑有偏差,他们从未说过要把所有沙漠变成良田,实验不仅仅是“沙漠变良田”,并且还尝试种植耐旱植物,治理荒漠化。
 
  一位接触过该项目的人士提醒南方周末记者,多数报道都忽略了一点——该项目所在的沙漠位于黄河边,取水很方便。“这个项目搅拌黏合剂、浇灌农作物都要用水,每亩地耗水量约为400吨左右,还仅仅是灌溉用水。这是绝大多数沙漠所不具备的用水条件。”
 
  “沙变土”项目当地雇用的工人介绍,“沙变土”项目地附近有乌兰布和示范区兴建的蓄水池,可以取用其中的水。此外,他们还打了井,利用地下水灌溉。由于离黄河很近,所以不用刨得太深,地下水就会出露。
 
  “沙变土”的中试项目才运行近一年,可持续性还不好评价。但实验地点是否有水,的确已经成为其扩张的制约。2017年12月,重庆交大团队曾来甘肃寻找新的实验地点,一位当时与该项目团队接洽的专家透露,“他们找过敦煌和民勤,都不满意,原因就是这两个地方缺水。”
 
  上述专家觉得“沙漠变良田”的主意也不适合民勤,作为中国“沙进人退”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民勤的土地资源其实很丰富,近年来还一直在实行退耕还林还草。他认为这项技术对治理普遍乏水的中国西北沙漠意义有限,更适合西藏“一江两河”区域这样水资源丰富、耕地匮乏,同时正在荒漠化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