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科技新闻 >

15项政策助力“文化+科技”企业

新闻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1-15 11:45

  牡丹集团利用数字技术呈现的动态《富春山居图》,这项技术的衍生产品曾在“一带一路”峰会期间向外国客人展示。一度举步维艰的牡丹集团依靠“文化+科技”焕发新生。受访者供图
 
  北京市拥有3000多家文化领域高新技术企业,占全国约五分之一。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形态。”对于正在建设全国文化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北京来说,发展文化与科技融合产业,是文化产业创新的必然选择。
 
  记者了解到,针对这一活跃的领域,北京将专门出台指导意见。
 
  目前,已经起草的《北京市促进文化科技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将涵盖四大体系的15项主要任务。未来,北京将每年认定一批市级文化科技融合示范企业和基地,给予一定奖励支持,同时探索以协议方式出让或租赁文化科技用地,健全投融资服务体系,通过奖励、贴息等间接方式,支持文化科技融合企业海外发展。
 
  案例
 
  文化+科技 老国企焕发“第二春”
 
  王家彬的办公室里摆着一台显眼的大电视机,65英寸,OLED屏,代表着当前市场上最先进的显示技术。这台电视机的品牌叫“牡丹”。
 
  在人们都快忘记这个曾辉煌一时的国产电视机品牌时,它却一直以小批量的形式存在着。作为北京牡丹电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牡丹集团)总裁,王家彬要求跟踪每一代最新电视显示技术,牡丹数字文化体验中心里的电视机,几个月便更换一代。
 
  王家彬的电视机里呈现的不是节目,而是多个系统的运行动态。这些系统覆盖牡丹集团6.24公顷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园区,为园区企业和工作人员提供智慧办公、电子商务、社区管理、安防物业等服务。它们集成在一个被称为“牡丹智能制造服务云平台(IMS智慧+平台)”的系统中。
 
  王家彬介绍,IMS平台正是牡丹集团依靠“文化+科技”实现第三次战略转型的关键。这次转型让牡丹集团“从新出发”。
 
  前身为北京电视机厂的牡丹集团从上世纪70年代起步,度过了辉煌的八九十年代后,90年代后期陷入了长达10年的产业低谷和风险高发期。2006年,与中关村管委会共建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园后,牡丹集团从制造企业转型工业服务领域。2012年左右,牡丹集团再次转身,将文化创意产业与科技创新相结合,开启“文化+科技”发展时代。
 
  抽象的文化与具象的科技如何融合?
 
  王家彬介绍,牡丹集团通过三种途径实现:一是利用信息技术创造新型文化创意产业,例如新媒体、动漫等;二是利用信息技术挖掘、保护和发扬传统文化,例如牡丹集团正论证建设数字化古渤海国遗址公园;三是利用科技为文化提供装备,例如各式各样的终端与传播技术等,牡丹集团自己开发的技术和产品,在IMS平台上服务了众多企业,成为400个数字电视和文化创意类企业的贴身“管家”。
 
  牡丹集团自身也获得丰厚回报。“过去收入以房租为主,现在重心转移到科技服务业,房租收入比例下降很快”,王家彬说。
 
  现状
 
  创业活跃 北京五区产业集群各具特色
 
  文化科技融合不仅是牡丹集团的战略选择,也是北京的战略选择。北京被定位为“四个中心”,其中,全国文化中心和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在这两个中心交汇点上的文化科技融合产业,迎来发展机遇期。
 
  据官方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市文化领域高新技术企业有3047家,约占全国五分之一,文化领域孵化器、众创空间、大学科技园109家,占全国34.7%。
 
  北京市科委党组书记、主任许强介绍,北京市文化科技融合产业创新创业十分活跃,已经初步形成了海淀-数字内容、石景山-动漫游戏、东城-艺术品交易、西城-创意设计、朝阳-文化传媒等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
 
  在位于海淀区的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高伟博士正在着手完善一项以三维建模和VR、AR技术保护古建的项目。他们利用无人机等设备对古建筑进行数字影像采集,然后生成三维图像,用于参观和保护。
 
  高伟团队在山西佛光寺拍摄了近1个月,利用数万张图片将佛光寺建模在计算机里,精度达到10厘米。点击画面上任何一个点能获知其三维信息,知晓建筑物的“前半生”。
 
  高伟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这项技术甚至能让人们看到现场看不到的景观,在旅游领域有广泛的应用前景,“比如某个雕塑的背面有一幅壁画,游客不可能爬到后面看,但在系统里就可以看到。”
 
  高伟的目的却并不是开发一个新产业,在他眼里,数字化本身就是一种保护。“如果我们每年去采集一次,对比不同时间的图像,就能监测古建筑上的一些细微变化,科技即是保护。”
 
  牡丹集团正在规划论证的古渤海国遗址公园项目,也正是利用科技让文化遗产“活”起来。牡丹集团与宁安市合作,从历史文献中研究已经消失的古渤海国的样貌,计划通过数字化手段“重建”古渤海国。